客服热线 24小时专线15068298821

关于我们

ABOUT US
www.winsfish.com
公司简介 网站公告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首页>关于我们>新闻资讯>配资财经资讯>上海不是深圳的对手?首先会输在人口争夺战上!>
上海不是深圳的对手?首先会输在人口争夺战上!
发布时间:2016-10-26

深圳人大代表魏达志教授称:上海不是深圳的对手,这是上海所有制结构所决定的。言论引发热烈讨论。而近日,深圳又宣布将于9月1日开始实施一个“人口新政”,大幅度放宽人才落户政策。于是,深圳将超越上海又多了一个有力的证据。

深圳经济特区36岁的生日,挺多人自发撰写抒情文章,有些微信群甚至以发红包的形式为深圳庆生,俨然有一种浓浓的节日氛围。听说还有很多深圳人会选在每年的这一天外出吃个大餐,以示庆祝。

一位在深圳做规划的朋友说,深圳可能是中国唯一一个能过生日的城市。其实,深圳更可能是唯一一个能被那么多市民记住生日的城市。

深圳市民在这一天自发表现出来的仪式感,让人好奇也让人钦佩,一座只有30多年历史,几乎全部由新移民组成的城市,居然有着如此大的凝聚力与“共同体”意识,这种现象让那些可能有着历史优越性与文化优越性的老牌城市都自愧不如。

也许是为了给这个平凡的生日一个大礼包,深圳宣布将于9月1日开始实施一个“人口新政”,大幅度放宽人才落户政策:

以新出台的《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为例,深圳对人才引进迁户的政策条件进行了优化调整,将纯学历型人才入户条件由大学本科降为大学专科,将技术性人才入户条件由大学专科且有中级职称降为中级职称,将技能型人才入户条件由紧缺急需工种高级工降为紧缺急需工种中级工,同时明确其他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特殊型人才采取“绿色通道”方式专题解决。

在投靠类迁户政策方面,入户条件同样有了适度的放宽。其中,配偶投靠入户政策分居时间,由满3年放宽至满2年;取消老人投靠入户政策、多子女投靠人入户“就小不就大、就近不就远”的条件限制,被投靠人入深户时间满8年可申请随迁。

在国内主要城市中,深圳的土地资源最为紧缺、科教文卫资源最为匮乏、生态红线控制最为严格。早在10年前,深圳市政府就清醒地认识到深圳发展面临的四个“难以为继”:一是土地、空间难以为继;二是能源、水资源难以为继;三是实现万亿GDP需要更多劳动力投入,而城市已经不堪人口重负,难以为继;四是环境承载力难以为继。

时至今日,这些“难以为继”只怕更进一筹。所以,若论资源的“难以为继”,深圳肯定是四个一线城市中最“难以为继”的那一个,却能够在人口政策上逆势松动松开一道缝隙,殊为可贵。

深圳人才的总量和质量与北京、上海、天津、广州、南京、杭州、武汉等地相比都有差距。突出表现在:整体素质不高,2014年全市大专以上人口比例只有24.1%,低于北京、上海、广州水平,远低于纽约、首尔水平。高层次人才总量不足,“两院”全职院士和中央“千人计划”人才总量不及北京的八分之一,上海的四分之一;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数量仅为北京的12.7%。国际化人才不足,全市常住外国人约占常住人口的0.2%,低于北京、上海、广州,远低于纽约、新加坡等国际先进城市。

深圳追求户籍大扩容,这与上海截然相反。

就在8月22日,上海对外公示最新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上海到2020年仅有85万的人口增长空间,而从2020年到2040年,上海的人口增长空间被设定为0——因为2020年与2030年的人口规划都是2500万。

这几乎是中国城市中最严苛的人口控制目标。根据此前公布的各地“十三五”规划纲要,到2020年,北上广深分别给自己设定的人口目标是2300万、2500万、1550万、1480万人。如果用这个目标数据减去2015年的常住人口数量,会发现北上广深到2020年的人口增量指标分别是:129.5万人、84.73万人、199.89万人、342.11万人——上海居然最少。

在股市中,新增开户数被视为增量资金。房地产从业人士由此闻风而动,认为深圳落户新政对楼市影响长期向好。

中原地产监测数据显示,“非深户社保一改三”即“325”新政之后,购房门槛的提高影响深圳前几个月的楼市成交量。新政之前,非深户在成交中的占比大概是35%,现在已经持续下降到30%以下。

北上广深的发展,尤其是深圳的发展,充分体现了年轻人口对于一个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不仅人口增量指标最少,上海的人口结构也面临很大的问题,其中的突出表现就是人口老龄化。

上海的人口老龄化到了什么程度?2014年的数据显示,上海的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413.98万人,占到全部户籍人口的28.8%。

28.8%是一个什么概念?国际上一般认为,超过10%就算老龄化社会了。由于各地统计年鉴只公布了户籍人口的年龄结构,没有公布常住人口的年龄结构,所以下面数据均按照户籍人口来统计:2014年,北京60岁以上老龄人的占比是22.3%,广州是16.7%,南京是19.96%,杭州是20.3%。

深圳2015年平均年龄为29.5岁。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深圳已经从当初的小渔村发展成了享誉世界的大都市。GDP从2000年的1665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1.75万亿元。这一切的发展,都离不开前赴后继来到这里的创业者,这些年轻人。

深圳小学生人口从1979年建立深圳时的4.7万,一直发展到了现在的86.48万人。总人口更是从1979年的31.41万人发展到了现在的2000万人左右。小学生人口增长数据能够正面反映深圳总人口的增长。在人口竞争力方面表现非常强,这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关键。

最重要的是,深圳是四个一线城市中唯一一个小学生人数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下跌的城市。

而最近一年多的时间,深圳房价呈现近似指数型增长,从去年年初的3万多元每平方米,增长到现在的5万多元。

深圳户籍人口占比太低(不到30%),所以要分两个数据:如果只统计户籍人口,60岁以上的占比是7%。如果统计常住人口,深圳常住人口中的60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比是6.6%。

香港没有设法定退休年龄,但一般按65岁(男性)来算。2014年,65岁以上人口占全香港居民的比重是14.7%。

如果以国家来算超过退休年龄的老龄人口,中国老龄人口占比是15.5%,日本是25.9%,德国是21%,美国是12.5%。

综上所述,上海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在四个一线城市中最高,而且超出后者一大截。如果只统计户籍人口,上海的人口老龄化程度比香港还要严重。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刚才的统计没有考虑到上海庞大的外来人口。没错,上海幸好有庞大的外来人口,的确可以为这座城市承担巨大的福利成本。问题是,相比同类城市,上海外来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重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人口老龄化到底意味着什么?就业人口越来越少,吃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这直接影响了城市的竞争力。上海虽然是中国人口第一大城市,但由于老龄化程度最高,论实际的就业人口,也许很快会被北京和深圳超过,进而导致GDP也被后者超过,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几年,上海的社保亏空也一直是公众关心的话题,真实数据无从得知,媒体报道的口径是每年亏空百亿元,说明这座城市的福利开支压力已经不小了。如果再对外来人口设限,上海如何解决开支庞大的福利成本?

而在这个成本上,深圳几乎等于没有……有关深圳各项社保基金的累积余额,媒体有过多次报道,但没有统一口径,比较一致的说法是超过2000亿元。去年,深圳清点了一下财政的存量资金,就多统计出了1000多亿元。

这个数据说明什么?说明深圳城市几乎没有福利开支的负担,整座城市几乎不养闲人,几乎每个人口都是创造财富、拉动GDP增长的发动机。这样的人口年龄结构,上海拿什么来比?

深圳大学的魏达志先生认为上海不是深圳的对手,其论据是上海的所有制结构不如深圳,因为上海是一个以国资与外资为底色的所有制结构,而深圳的底色则是活力四射的民营经济。

现在,魏先生这个语惊四座的观点,可能还要多一个新的论据,那就是在人口年龄结构上,深圳完胜上海——而且在人口政策的态度上,上海仍然在收紧,深圳却已在放宽。

沪深竞赛,谁能跑得更快?归根结底还是要体现在人口争夺战上。二者谁胜谁负,大家拭目以待。